逆天小说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都市言情 >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? > 咸鱼有家(我来接你回家)

咸鱼有家(我来接你回家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
陆孟和乌麟轩拥抱了一会儿, 答应乌麟轩,在将军府待上两天就回皇宫陪他。

乌麟轩亲自送陆孟上马车,陆孟带着婢女和侍卫, 潇潇洒洒乘车从皇宫离开, 去了将军府。

将军府还是老样子,一进入将军府, 陆孟那种回家的感觉太过强烈,心中欢喜像水面弥散开的波纹,一圈一圈地荡来荡去。

天气暖起来了, 陆孟那几条肥鱼生下的小苗苗,也都长了不少。

封北意这两天也睡得比较多,他的精神状态看上去比在皇宫当中好多了。

不光是陆孟自己觉得乌麟轩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安心, 连封北意也是这么觉得。

他之前一直都觉得乌麟轩是个小白脸,但现在也不得不承认,只要乌麟轩在, 至少朝堂中的局势根本就不需要操心。

封北意不擅长势力争斗, 他擅长的只有征战沙场,以前看着陆孟跟向云鹤两个人在皇宫之中步履维艰,自己又是陆孟会做这种危险选择最重要的原因, 要说封北意心中不着急那绝对是假的。

但他除了说服武将, 帮不上其他的忙,自己又成了废人,封北意这一辈子最挫败的一段时间, 就是在皇宫里面。

幸好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, 现如今朝堂之上风平浪静, 太子一回来,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封北意见到陆孟回来, 看到陆孟的气色也好了很多,到如今也不得不承认,太子这个人或许是这天底下最适合自己妻妹的人。

不光要长得好看还得有平定天下的能力,否则怎么能兜得住自己这妻妹将天都能捅个窟窿的本事呢。

“姐夫最近觉得怎么样?伤口恢复得如何?”

陆孟关切地问封北意的伤势,其实还是想要看一看,但是又怕封北意不好意思。

她一进屋就让系统给封北意扫描过,封北意身上的余毒彻底清除,身体在缓慢的恢复了。

封北意跟系统说的差不多:“太医令说余毒已经彻底清除,没有复发的可能,我的身体已经在恢复了,今天还练了一会儿射箭,茵茵不用担心。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陆孟其实早就已经琢磨好了,等到封北意的腿再恢复一些,被锯掉的断口彻底长好了,陆孟救设法为他定制一个假腿,这样稍微练习就能辅助他站起来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这是陆孟第一次决定把现代世界的东西带到这个世界,在曾经亲手锯掉封北意小腿的那个时候,陆孟就已经做好了这个打算。

只不过当初封北意并没有将陆孟说的话当成真的,还以为陆孟是在那种情境之下安慰他。

陆孟也打算在封北意完全恢复之前,先不把这件事仔细跟他说。

因为陆孟还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制造出假肢,她得找一个能工巧匠,能够通过她的口述,尽可能地还原假肢的一些东西。

在没有成功之前先不要给封北意希望,免得封北意到时候太过失望,毕竟能不能站起来这件事,对于封北意来说一定非常重要。

征战沙场的大将军,一朝不慎失去了一条腿,他好容易接受了自己下半生是一个残废的事实,陆孟不敢在这件事情上让他失望。

毕竟陆孟自己就是个半吊子……她根本就不知道假肢要怎么做,用什么材料好。

封北意的腿已经锯到膝盖以下,有原本的膝盖就不用让假肢有弯曲的功能,只有一部分腿和足的形状就可以。

关键问题是陆孟在现实当中,也没有看过真的假肢,就是在电视剧里面看到过。

而且现代制造假肢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,一部□□体有残缺的人穿戴上假肢之后,穿上正常的衣服是不容易看出来的。

这么一想陆孟觉得自己还真是个废物……人家穿越都能把现代的一些东西带到古代,然后引起什么工业或者是经济腾飞。

陆孟一开始是半点不敢泄露,生怕她表现出不一样,被人当成个妖怪给烧了,基本连现在的网络用语都尽可能地避免。

现在她倒是不害怕了,毕竟她的男人是未来的准皇帝,陆孟现在完全可以在他的势力范围之下胡天胡地。

但陆孟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,不会做香皂也不会做酱油,不会活字印刷也不知道工业革命怎么搞……

指南针的原理是什么?造纸这个世界好像本来就有……

她能把假肢画出来,找工匠做出来,就已经耗尽陆孟所有的才华了。

“‘太子’已经受召在回皇城的路上了。”

陆孟凑到封北意的面前说:“我给姐夫带了一些药膳方子,明天就让人给姐夫炖上。调理身体的药方也给姐夫带来了,专门补男子的身体。姐夫这些天得好好调理一下,一天吃个四五顿尽快长肉。”

“要不然姐姐回来了一定心疼得要死!”

封北意知道长孙纤云假扮成太子,现在正在回皇城的路上,本来就非常开心,陆孟这么一说他立刻点头:“我一天能吃得进去五顿,我会好好吃的!”

“也不知道姐姐最近怎么样了,我真的好想姐姐呀。”陆孟趴在凳子上头,歪着脑袋枕在自己的手臂上,晃来晃去。

封北意坐在她隔壁的凳子上,手指不断敲着凳子,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说:“我也想她……”

最想念长孙纤云的当然是封北意,他差一点就跟长孙纤云天人永隔。

堂堂镇南大将军,临死不是在沙场之上,不是在夫人的怀中,而是窝窝囊囊地死在将军府中,死于腐烂。

封北意之前虽然没有说过,也没有在陆孟的面前表现出什么,但他那时候的绝望没有人能够知道。

幸好他现在已经在恢复了,虽然失去了一条腿,但他很快就能够再见到自己的妻子。

经此一事,封北意彻彻底底明白,他到底有多爱他的妻子。

他们夫妻之间相扶相持到如今,感情有多么的难得。

虽然没有孩子,但封北意现在觉得孩子不重要了,跟长孙纤云和他都好好地活着继续陪伴着彼此相比,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是重要的。

在陆孟和封北意殷切地期盼当中,四月二十七,“太子”归还北疆兵马,自江北受召回到皇城。

当天夜里,长孙纤云就直接卸掉了太子的身份,回到了将军府当中和陆孟他们团聚了。

三个人抱在一起狠狠哭了一场,长孙纤云也瘦了不少,这段时间她担惊受怕,她并不怕死,和陆孟跟封北意一样,害怕的是亲人痛苦。

三个人总算是聚到了一块,晚上吃饭的时候每个人都眼睛红红。

他们在热烈谈论着这段时间遇到的事,忽略那些不顺的不开心地和惊险的,把这段时间的事情当成笑话一样说。

长孙纤云说:“太子实在多智近妖,我这段时间在军中,有接触到他自江北推进兵马的布置。”

“若是没有茵茵在皇城当中控制住延安帝,太子只用几个月的时间就能直抵皇城。”

“风曲国的皇子殷林栩,还有南郦国南容赤月,现在都是他的帮手,朝臣当中许多人也在暗中给他传递消息。”

长孙纤云说:“这一路上我只做了几天的‘太子’,看各路人马给他送的书信看得脑袋都要炸了。”

“小白脸还是很厉害的,”封北意说:“主要是对茵茵好,我就觉得他还不错。”

“他在接到第一封圣旨的时候就筹谋着要回皇城了,”长孙纤云摸了摸陆孟的脑袋,说:“姐姐现在放心把你交在他的手中了,他在看到圣旨的那一刻就已经认出了你的笔迹,并且在什么都不知道的状况下,就已经决定回皇城营救。”

“后来我收到了你的圣旨,也根据他的人马打探来的消息了解了皇城中的局势,”长孙纤云说:“太子是将你放在心中的。”

“他当然要将我放在心中。”陆孟扬着下巴,像个翘起尾巴的小狐狸。

大言不惭地说:“我拿到天下也是第一时间想给他呢,这世上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我这么好的女人。”

长孙纤云和封北意都笑了起来,陆孟心里又酸又暖。

在南疆的时候长孙纤云还让陆孟跟太子和离,给陆孟介绍对象呢。

现在他们也都认同了乌麟轩,陆孟心里像盛着温水一般熨帖。

一家人在这边团聚欢声笑语,乌麟轩回归了太子的身份,名正言顺地在皇宫内外行走,安排布置着他的下一步计划。

他回归了太子的身份,就必须要让延安帝上朝,让延安帝对他起兵清君侧的这件事当着朝臣的面认可。

这样全天下的人才不会对他之前的行为议论纷纷,也不会在他未来君临天下的路上有什么污点。

乌麟轩这天晚上紧锣密鼓地见了好几个朝臣,都是这段时间给他暗中送消息,打算归属他的朝臣。

见完人从酒楼里面出来已经是夜半三更,乌麟轩本来应该回太子东宫,但是走到将军府的时候连马匹和他都迈不动步了。

踏雪寻梅千里迢迢从江北大军的军营,把乌麟轩用了六天六夜的时间便带回皇城,这中间每一天都只休息了很短的时间。

到了皇城之后就算他是一匹再好的马也暂时废了,他四只蹄子有三只都磨出血了,结果辛辛苦苦跑回皇城还没能见得到主人。

头几天一直都躺在地上吃草,仿佛马生失去了希望。

今天终于好了一些被乌麟轩拉出来遛一遛,闻到了主人的味道,在将军府的门口徘徊不去,乌麟轩坐在它的背上哭笑不得。

乌麟轩其实也特别的想念陆孟,但他不好意思来。

陆孟说话不算数答应了两天就回去,结果两天回去打了一个转然后又来了将军府,还控诉乌麟轩整天处理朝政没有时间陪她,说自己在太子东宫呆着没意思。

乌麟轩没办法只好放她出来,这都已经多少天了?现在长孙纤云回来了,乌麟轩知道陆孟更不可能回去了。

当然不是永远不回去,但短时间内是肯定不想回去。

乌麟轩不想让自己显得像一个怨妇,也不想打扰他们一家团聚。

虽然乌麟轩在心中已经将他们全都当成了亲人,私下里也得到了长孙纤云和封北意的认可。

但是有他在的场合,三个人总是没有办法太放得开,毕竟乌麟轩是将来的皇帝,君君臣臣,在长孙纤云和封北意的观念里头,总不能太过随便地对待未来的君王。

这就导致陆孟邀请了两次乌麟轩来将军府,乌麟轩又忙,又不怎么能放得开,所以就没有过来。

今天晚上他微微喝了一点酒,带着属下骑着踏雪寻梅在这将军府外转来转去,实在是不想回到冰冷的太子东宫,更不想去龙临殿。

堆积成山的奏折,孤灯大殿,坐在殿中乌麟轩都会觉得夜色太冷,缺一个给他暖心的人。

在将军府外面站了一会儿,没用乌麟轩的人去上前敲门,将军府内的人就已经发现了外面的人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陆孟白天和封北意一起缠着长孙纤云,三个人不论聊什么都是特别的愉快。

微微红着眼睛看着她,有些咬牙切齿气息不稳地说:“我一会儿上朝要来不及了……今天早朝对太子来说很重要。”

结果亲来亲去又亲出了火,乌麟轩坐在洗漱间一个凳子上,怀里抱着陆孟,双手压着她的肩手背上青筋暴起,像是要将陆孟捏碎一样。

这都已经是四月天,眼看就要进入五月了,大厚被子裹在她的身上,被窝里面还多出了一个三十几度恒温的人,怎么可能不热呢?

“嗯,”陆孟抱着乌麟轩,没骨头似的吊在他身上说:“好,我们回家。”

陆孟回头看了一眼,就笑了起来,乌麟轩似乎还在睡着。

封北意的眼神像藕丝一样,简直要把长孙纤云给缠住。

乌麟轩挥挥手让两个人下去,两个人就很快从屋子里面出去了。

秀云听到秀丽的声音也立刻惊醒,跑过来迎接太子殿下。

乌麟轩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整个皇城他无论去哪都有人迎接他,唯独将军府中不会有。

陆孟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,这几天她也跟封北意一起吃各种药膳,身上也长了一些肉,没有之前看着那么消瘦了。

乌麟轩在外面敲了好一会儿,屋子里面才有一个揉着眼睛的婢女把门给打开,然后一看到乌麟轩来了,立刻就精神了。

今天晚上轮到她和秀云值夜,结果两个人全部都在软榻上面睡着了。

不是在现代社会中她爸爸或者她妈妈的家,而是她自己的家。

乌麟轩紧赶慢赶的,骑着踏雪寻梅在清晨的皇城街道上面狂奔,好歹算是没有晚。

而陆孟这个时候正在跟长孙纤云他们吃早饭,早饭吃了一半,陆孟就感觉自己饱了。

陆孟从摇椅上面蹦到地上,像发射火箭一样,直接把自己弹射进乌麟轩的怀里。

下人们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,都没有太过惊慌,太子殿下也没有用其他人给带路,自己摸到了陆孟之前住的那间屋子门口。

延安帝从偏殿走向了大殿正中的龙椅之上,乌麟轩闭了闭眼睛,将脑中的那些画面全部清除,和朝臣一起山呼万岁。

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对延安帝下跪,称呼他为万岁。

“梦梦。”乌麟轩亲吻她的肩头,洗得干干净净的手指,顺着陆孟的腰身向下。

结果乌麟轩进门好一会儿,马匹被牵下去属下也安置了,却根本就没有人出来迎接他。

反倒是陆孟因为做梦了,整个人都不太安稳,动来动去的,乌麟轩把她扣紧了她才老实一点。

乌麟轩在屋子里面转了几圈,把一身的寒气去了,这才脱掉了外袍,走到床边看了一眼沉睡当中的陆孟,然后径直去洗漱间洗漱了。

这仆从是一位看门许久的老仆从了,在乌麟轩还是一个建安王,跑到这将军府中追妻的时候,这老仆从就给他开过门。

她只有在家里才会这样穿,平时在军中都是用长长的裹胸把胸给裹得严严实实。

这一次的梦境似乎格外的真实……这一段时间吃太医开的那个药膳,陆孟总是做一些带颜色的梦。

床幔落下,大将军如何黏人当然不能为外人道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陆孟是一个过来人,她能够看得出夫妻之间一点点的小变化。

众所周知回家是没人迎接你的,给你留个门已经是仁至义尽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而且乌麟轩又要上早朝比较着急……也不知道他今天来没来得及上朝。

大狗早上可真狂野,陆孟喜欢他狂野。

“就在这方便吧。”乌麟轩从背后压住了陆孟的脖子,眯着眼睛表情有一些凶狠,看上去像是要把她给闷死,被子里双脚分开陆孟的双脚。

最后是乌麟轩神清气爽地洗漱好了,抱着陆孟去了洗漱间,拧了帕子给她擦脸擦脖子,帮她清理口腔,像是傀儡师在摆弄属于他的傀儡,爱不释手,时不时就凑上前亲一亲。

结果她想着想着,就听秀云和秀丽在不远处齐齐道:“参见太子殿下。”

太子殿下可真出息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跑到将军府来了!

他因为顾及陆孟的身体不好,一直谨遵太医令的建议,今天早上显然是已经忍无可忍了。

不过自己再在这将军府中待下去,搞不好要变成电灯泡了。

今天早上之后两个人都是意犹未尽,毕竟在将军府,也不敢折腾得太厉害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乌麟轩长发垂落在陆孟的肩头,特别的痒,陆孟闷在被子里偷笑,蹬了蹬腿说:“我要去方便!”

另一个是乌麟轩的身边。

因为无论去哪他都是最尊贵的客,只有回到了将军府才是回家。

陆孟还在睡着,根本就没有被秀云和秀丽吵醒。

昨天晚上没有半夜三更爬到床上就胡来,已经算是他有一把君子骨了。

还是一次性有了两个!

“梦梦……”乌麟轩凑近陆孟的耳边又叫了她一声。

动了回家的心思,但是陆孟还是有些舍不得长孙纤云。

她是不是应该回家了?

此刻这一条细细的带子,混在散落的长发中间,衬托出她鲜少会有的柔美风情。

“太太太太子殿下!”秀丽的嗓音穿透力非常的强,明明有的时候声音也不是很大但就是很尖锐。

陆孟看着长孙纤云和封北意这样,实在是替他们开心。

总之太子殿下来了这件事,在将军府中根本就不是个事儿。

乌麟轩刚刚在前院见过了长孙纤云和封北意,此刻迎着四月天的夕阳,面上像蜜糖一样流淌着暖黄的温暖。

中午的时候陆孟让文华楼送来了许多菜,连带着将军府的下人也得到了犒赏。

然后一拉门,门在里头拴着呢。

她有点想大狗了。

乌麟轩拖鞋上床,搓了搓自己的手,感觉到温了,这才搬过陆孟的肩膀,把她给放成平躺。

他抱紧陆孟,低头亲吻陆孟的头顶,声音带着笑意说:“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封北意躺在床上,手臂箍在长孙纤云的腰上,拉着往床上摁,“你起来做什么,他爱来就来呗,这才几天就巴巴地撵上来了,没出息……”

很快他认出了太子殿下,迎接太子进入将军府。

陆孟挣扎着把被子踹开,起身准备去方便,结果乌麟轩突然从身后按住了她,翻身趴在了她的背上。

然后又派人分别去报告将军,还有住在这将军府的太子妃。

夕阳西下,陆孟躺在躺椅上面,晃来晃去,想回家又懒得让人收拾东西。

陆孟合理怀疑太医令的那些方子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乌麟轩见她睡得香甜,并没有过火,拉过被子搂着她一起睡了。

“来不及怨我吗?”陆孟双手勾着乌麟轩的脖子,抓着他的长发,还将他的头发在手上缠了一圈。

等到乌麟轩洗漱好了,这才回到了床边拉开了床幔,陆孟背对着床边骑着被子睡得浑身汗津津的。

长孙纤云被封北意按倒了,肩膀上披着的衣服散落了下来,露出里面仅有的肚兜细带。

她像是骑着这世上最烈的一匹马,半点不敢松懈,紧紧拉着缰绳,扯得手腕酸痛生怕一个不慎就被颠簸下去,要摔得肚破肠流。

封北意拉过被子把她裹进来,长孙纤云笑着问他:“难道你就有出息吗?我们才多久没见,你竟如此……”黏人。

乌麟轩在外面轻声敲门,屋子里面的陆孟睡得香甜。

惊喜道:“你怎么来了?!”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你!

陆孟直接从摇椅上坐起来,惊喜地扭过头就看到乌麟轩一身蟒袍玉冠,站在她的不远处看着她笑。

本来大清早就被乌麟轩喂个半饱,结果现在坐在她对面的两个人眉来眼去仿若新婚,陆孟被狗粮给塞的吃不下了。

第二天早上陆孟先醒过来的,她是被活活给热醒的,天还没亮呢。

只不过一直到站在早朝的大殿之上,乌麟轩脑中还全都是坐在他怀中,如水一般环绕着他的女人。

陆孟没有劲儿去洗漱了。

陆孟现在能够完全确定,太医令那个药方子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晚上的时候陆孟就又想回家。

趴在床上闭着眼睛笑,懒洋洋地晃着小腿,忽略自己的泥泞,一动也不想动。

长孙纤云半夜三更听到了通报声,从床上坐起来,疑惑道:“太子来了?这个时间太子来做什么?”

将军府是一个。

陆孟还以为自己又做梦了。

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.学.官.网。如已在,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