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小说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都市言情 >道长与猫 > 第63章(男生加密的照片,多半都是)

第63章(男生加密的照片,多半都是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
周二上午苏妙妙也是四节课, 不过她一整个下午都是空的,可以都拿来训练,方姐也做好了安排。

从食堂出来刚十二点半,距离训练开始还有一个半小时。

谢景渊骑车将苏妙妙送到她的宿舍楼下。

苏妙妙跳下车, 谢景渊跟她要手机。

苏妙妙就看着他替自己设了一个一点四十分的闹钟。

“去体育馆的路都记住了吗?”手机还给她, 谢景渊还是不太放心地问。

苏妙妙:“记住了, 论认路, 我比徐守还厉害呢。”

谢景渊只庆幸徐守先走了,不然这两个又要辩论一场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苏妙妙就拎着书包,蹬蹬蹬地跑了上去。

有路过的女生朝他看来,谢景渊收回视线, 骑车离开。

403宿舍,赵露、陈灵、朱星竹也刚从食堂回来没多久。

苏妙妙用钥匙打开门, 三个舍友听到动静,都歪头看过来。

宿舍虽然小, 却被三个女孩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的,午后微斜的阳光正好洒落在苏妙妙的床铺前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苏妙妙关上门, 一边往里走一边回答:“下午训练, 两点开始,我来宿舍待会儿。”

陈灵:“训练挺辛苦的吧,你还要兼顾学习,怪不得课间总是睡觉。”

苏妙妙想了想, 道:“还行吧,不辛苦我也会睡觉的。”

作业可以晚上陪道长自习的时候写, 苏妙妙将书包放到书桌上,去卫生间换了留在宿舍这边的睡衣, 这就钻进了被窝。

三个女生体谅她训练辛苦,都不再说话。

苏妙妙喜欢大床,不过小床她也照样能睡着,一口气睡到闹钟响,坐起来一看,宿舍里只剩赵露、朱星竹了,陈灵去了图书馆。

“你醒啦,睡得可真香。”赵露探头瞧瞧,取下头上的耳机道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赵露:“没有,我在看我们家的猫。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赵露见她感兴趣,将视频声音外放,还把陈灵的椅子挪过来,让苏妙妙坐着陪她看。

苏妙妙凑近屏幕,看到一只在客厅里玩球的猫。

那猫看起来四五岁的样子,圆圆的脑袋,毛色黑棕相间。它将一只红色的毛绒球拨出去,再扑上去,简简单单的动作,玩得很是开心。

赵露看得一脸陶醉:“这是我们家糖糖,已经养了五年了,哎,来学校这么久,我都不怎么想我爸妈,就是想糖糖,幸好开学前让我爸爸安装了摄像头,平时还能看看。”

这样的监控视频无法控制镜头远近,猫咪小小的一只看不太清楚,赵露特意翻出手机相册,一段视频一段视频地向苏妙妙展示自家猫的可爱。

苏妙妙一点都没觉得可爱,这不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只猫吗?

“看,我们家沙发都被它挠坏了!”

赵露用抱怨的语气、宠溺的表情控诉道。

苏妙妙:“你好像并没有生气。”

赵露满眼堆笑:“气是气的,不过小猫咪能犯什么错呢,它们只是喜欢这么玩罢了,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苏妙妙:……

这只猫运气真好,如果她弄坏陶奶奶的沙发,道长肯定要训她。

朱星竹坐在斜对面,闻言哼道:“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猫奴,已经没救了。”

苏妙妙:“猫奴?”

朱星竹:“你不知道吗?那句话是怎么说的,哦,猫都是主子,人只是猫的仆从,好听点也可以叫铲屎官。”

苏妙妙一脸茫然。

她身边没有养猫的,一点都不知道这些事情。

赵露、朱星竹就一起给她进行了科普,并且还搬出了“狗”作为对比。

“狗是真宠物,什么都听主人的,猫呢,那是一家之主,其他人都得听猫的。”

“当然,不养猫的人可能不这么想,养猫的基本都是猫奴,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。”

苏妙妙:“可我……我认识一个人,他也养猫,他对猫就挺凶的,给猫定了一堆规矩。”

赵露:“那他的猫听话了吗?”

苏妙妙点点头。

赵露羡慕道:“他们家的猫一定是天使,我们家的猫只要我在家,每天不到五点就要跳到我身上拿爪子扇我的脸,我给它拿猫粮它还要咬我的脚后跟,还特别喜欢弄翻我们家的垃圾桶!”

朱星竹指着她的脸,让苏妙妙看清楚:“瞧瞧瞧瞧,猫都这样了她还一脸甘之如饴,不是猫奴是什么?而且是那种最忠心的奴仆,心甘情愿地伺候猫主子。”

苏妙妙问赵露:“你真的不生气?”

赵露正经脸:“铲屎官才不会为这种小事计较,糖糖喜欢我才对我特别,我爸求糖糖去他们床上睡糖糖都不去呢。”

朱星竹:“妙妙,你那个朋友肯定也是猫奴,跟你们说他多厉害,其实是吹牛,私底下肯定也对他的猫任劳任怨。”

苏妙妙试图回忆道长的表现。

赵露:“其实很简单的,你去翻翻他的手机,只要他的手机里大部分照片都是猫,那肯定是猫奴,不过他运气好遇到一只乖乖猫,否则就算那猫像我们家糖糖一样淘气,他也只能受着。”

“哎,妙妙你该出发了吧?快两点了!”

“对对对,你快去,喜欢糖糖的话我多发你几段视频。”

苏妙妙匆匆换好衣服,赶去体育馆与方姐汇合。

下午五点,训练结束,苏妙妙还是先去洗澡,出来拎起书包看看手机,发现谢景渊发了一条消息,说他到了。

苏妙妙走到外面,果然看到了跨坐在自行车上的谢景渊。

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衬衫,看起来比平时更冷。

堂堂清虚观的观主,曾经一招将她打回原形的道长,真会把她当猫主子吗?

这样的问题,苏妙妙绝对不敢直接问出口,怕谢景渊一气之下再把她的魂魄也打飞了。

问顾嘉凌,顾嘉凌一定会嘲笑她做白日梦,问徐守,徐守大概比道长打得更狠。

哼,她不一定是猫主子,徐守这条大黑狗却是真的把道长当主人,再忠心不过。

四人一起吃了晚饭,吃完各奔东西。

苏妙妙跟着谢景渊去了晚课的教室。

谢景渊的这些教授,严厉的占多数,他不想教授们再误会苏妙妙,带苏妙妙去了隔壁教室:“这里没课,你在这边等我?课间我会过来找你。”

苏妙妙撇撇嘴,道长小气的很,一年只能要两次礼物。

苏妙妙早想好借口了,拍拍书包:“作业还没写完,我在你这边写。”

苏妙妙既然能如此快速翻看对方的手机,对方肯定也是京大学生,一个养了猫又表现得一点也不猫奴的男生,阳光帅气的顾嘉凌第一个就排除了,剩下两个,谢景渊与徐守都有这种气质,不过谢景渊与苏妙妙黏黏糊糊的,应该没有时间再养猫,所以,苏妙妙口中的朋友必然是徐守。

谢景渊:……

她嘿嘿一笑,离开的时候,还轻轻地拍了拍谢景渊的头。

苏妙妙的心思并不在电影上,而是频频偷窥谢景渊。

道长可早就说过了,不能泄露他们四个的真正身份。

苏妙妙要先去801待会儿。

苏妙妙是绝不可能做这种幼稚的举动的,她不是普通的猫,她是百岁猫祖宗!

苏妙妙还想跟谢景渊去他的房间,谢景渊疑惑问:“有事?”

赵露:你翻过他的手机了?

如果道长真把她当猫主子看,苏妙妙就再也不用怕他了!

苏妙妙眨眨眼睛,朝他伸手:“手机借我,我的快没电了。”

苏妙妙心想,道长何止禁欲,他还守戒呢!

苏妙妙用自己的手机给赵露发消息:除了照片,还有其他办法确定一个人是不是猫奴吗?

赵露发了一个笑脸。

他也不担心她会做别的事情,取出手机交给她,上课铃响之前,谢景渊去了自己的教室。

苏妙妙:我知道了,谢谢。

谢景渊就打开了《海底总动员》。

谢景渊看过来。

不过,她还没有死心,毕竟,她太想当道长的猫主子了,只要道长把她当猫主子,那么顾嘉凌、徐守甚至清虚观的其他道士,都得好好地伺候她!

赵露:千万别打开,男生加密的照片文件,多半都是少儿不宜。

谢景渊无奈道:“那就继续看。”

苏妙妙:……

苏妙妙默认了,这样赵露绝对猜不到,她就是谢景渊养的猫。

苏妙妙假装写作业,视线在谢景渊那边乱转,谢景渊的笔记本旁边的确放了一个白色的马克杯。

苏妙妙:是啊,没有,有个文件上锁了,打不开。

苏妙妙不说话,默默地与他对视,映着灯光的眼睛清澈漂亮,又仿佛藏着些深意。

苏妙妙先写作业,写完又自己搜了搜“如何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猫奴”。

谢景渊想了想,让她进来了,房间的门保持打开。

又一番科普后,赵露推测:你那个养猫的朋友,是不是徐守?

谁也没有反对。

聊天用猫的表情包?道长从来不发表情,顾嘉凌的确发的都是各种鸟。

谢景渊只好问:“你想玩什么?”

谢景渊:……

谢景渊的书桌很大,足够两人一起用。

苏妙妙:少儿不宜?

赵露:你怎么这么单纯,谢景渊果然人如其表,禁欲!

苏妙妙:“切水果。”

退出相册之前,苏妙妙发现一个带锁标志的文件夹,点开要输入密码。

苏妙妙笑笑,小声问:“道长不怪我耽误你看资料吗?”

苏妙妙:在,他也租房住的,在我隔壁。

今晚四人组一起回的湖畔小区。

苏妙妙没那个胆。

照片不多,全是一些教授的ppt或专业书资料,反正不是人的照片,苏妙妙也没有兴趣看。

赵露:他的猫在身边吗?

苏妙妙便学糖糖,委屈地道:“你不要总是看电脑了,陪我玩会儿。”

手机里都是猫的照片?道长没有。

谢景渊垂眸,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苏妙妙:“不打网球,看电影吧,小丑鱼那个。”

她越是小声说话,那委屈的情绪就越明显,越叫人不忍心拒绝。

她自己都没猫毛了,还怎么蹭到道长身上。

以她现在的体型,卧键盘太困难,苏妙妙就趴在桌子上,伸出一只手轻轻盖住谢景渊的键盘。

所有照片都看过,除了几张他们俩或他们四个与陶奶奶的合照、生活照,苏妙妙没看到一张单独的自己。

苏妙妙看过赵露家糖糖卧键盘的视频,也看得懂糖糖的意思,糖糖是想让赵露陪它玩。

苏妙妙立即捂住他的键盘:“我不走,我就要你陪我看电影。”

苏妙妙已经有了答案,还看什么小丑鱼?

赵露:那就简单了,你去观察观察,我举几个例子吧,如果猫打翻了他的杯子,或是他玩电脑的时候猫非要卧在他的键盘上,或是猫不小心挠伤了他他都不会生气,那他肯定就是猫奴了,只是他想保持酷哥人设,隐藏得深,不想让你们窥破他猫奴的一面。

身上总是沾了猫毛?

谢景渊:“你用手机做什么?”

苏妙妙犹豫了,陶瓷的杯子,摔坏了怪可惜的,那些猫也太不懂事了。

给猫买东西不会心疼钱?

这几条道长都不符合,苏妙妙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。

苏妙妙坐在最后一排,翻看谢景渊的相册。

不知第几次偷窥后,谢景渊暂停播放,皱眉问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苏妙妙随便按了几次,都不对。

她那种笑,仿佛窥破了什么秘密,谢景渊保持淡漠:“既然你有这份自觉,那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谢景渊看看腕表,道:“打网球的话,有点晚了。”

苏妙妙双眼发亮:“玩什么都可以?”

那就只剩霸占道长的笔记本了。

抓伤道长?

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.学.官.网。如已在,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