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小说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都市言情 >信徒为我创了个神系 >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

第56章 第五十六章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
    奥黛尔斯的胆魄远远超出了他人意料。

    神学理论的辩论范围包括圣典、教典、教义。

    真【理】教会红衣主教团们做祈祷礼后, 盘坐在广场一侧。

    加西亚一人单独坐在主教团的最前排,深红色主教长袍汇聚在一处,隐隐有排山倒海压倒山峦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 我也来参加吧。”圣光圣女走到广场中央,微微抬手,她掀起牧师长袍, 也就地而坐。

    灵光圣子身形瞬闪,化为水蓝色灵光落在圣光圣女左手边。

    他闲适地曲起右腿, 坐姿随性洒脱,撑着下巴笑眯眯看向奥黛尔西:“奥黛尔西,我看好你哦。”

    这话落下, 广场有片刻安静死寂。

    大家隐隐从灵光圣子脸上读出三分真诚。

    加西亚当年令灵光教会颜面扫地, 还害得灵光主教团十年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灵光圣子这话说得真心诚意,很期盼奥黛尔西赢。

    分明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。

    “我也来吧。”三道全身笼罩纯白色长袍的身影跨出人群,坐在广场的偏僻角落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一些年轻人颇为诧异, 三人披风后有漏斗形状的图案, 似乎属于同一组织。

    大家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观察者。”

    弗兰克眯了眯眼, 忽的跨前。

    他站在相对的两拨人中间, 微微抬手,压下了围观人群的议论。

    用标准的大嗓门喊:“今儿个,我亲自给你们当裁判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谁要来参与?”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来凑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四面八方,师生们震惊地看着各处闪出来的人影。

    有的苍老年迈,浑身阴森森恐怖至极, 好似是从深山野林里走出来的黑暗大魔法师。

    有的年纪轻轻,瞧着只是个少年, 带着满满的青春气息, 纵身越上广场高台, 坐在了边缘地带。

    广场中的人越来越多,慢慢地,四周师生没了议论声,也不需要任何人维持秩序,他们都有些被震撼到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年少无知的学生们,更有学院老师被惊到。

    凑到这里瞧热闹的雇佣兵,冒险者,吟游诗人目光从身着各色长袍的人们身上扫过,又扫过沉肃冷静的主教团。

    身形佝偻的高阶魔法师握紧了法杖,喃喃自语:“……无论这场辩论会结果为何,注定被世人铭记。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也有些惊讶,他目光扫过那些或者活跃,或者仅在传说中的势力团体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不再冷淡失去活力,好似垂暮老人般的平静嗓音。

    反而有种历经沧桑,却又回归少年的畅快和愉悦:“好!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不顾忌,也不关心那些家伙站在哪一边。

    她微微侧身,牧师长袍甩动:“弗兰克院长,便请您做见证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,我与诸位辩神。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自认,大陆之上无人比她更懂“神”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位名副其实的神祇呢。

    广场上,气氛压抑沉重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师生和雷琼半岛魔法师战士们簇拥而来,聚集到广场。

    一双双眼睛都盯着这场足够震惊世人的辩论会。

    日头渐渐西斜,下午至深夜。

    璀璨星辰应战千万里,清冷月辉从头顶落下。

    一缕灿烂的金辉越出地平线,时间无声流逝着。

    广场上,奥黛尔西言辞并不如何犀利。

    她字字句句,透彻易懂。

    不太明白神学教义的无信仰者都能够听懂教义内容。

    越是听下去,孤身立在广场中央的瘦弱背影越是高大,磅礴的气场炸开。

    辩论很精彩,即便到了深夜也没有一人离去。

    熬到现在的围观者们看奥黛尔西的目光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他们不懂,也能从辩论言语里听出水平高低。

    返璞归真,褪去铅华,平凡之中才见伟大。

    红衣主教团一位位红衣主教出声,起身。

    然后在与奥黛尔西的辩论中沉默下去,戴上兜帽遮面。

    他们挺直的脊背迅速夸下,一个个红衣主教成了奥黛尔西的手下败将。

    广场上压抑气氛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隐隐有了粘稠的,能压迫到人喘不过气的凝重和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红衣主教团最后一位红衣主教微微低头,苍老遍布皱纹的颓丧压抑。

    他在胸口画出真理十字,双手十指交握,长长叹了一声:“黑圣光,名副其实。”

    莫利安六世的高傲世人皆知,他选中的学生十年磨一剑,终究从叛逆的雏鹰变成了振翅飞翔九天的雄鹰。

    弗兰克从最初的担忧叹息到惊讶和忐忑,到现在,满脸赞叹。

    他是有一说一的性子,丝毫不顾忌教会团被奥黛尔西弄得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他干脆利落地大声鼓掌:“奥黛尔西,你果然是莫利安的弟子。青出于蓝胜于蓝,圣光教会那些主教都比不得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开创新学说,注定要名留青史的。

    不论是将来被捧上神坛赞誉为圣徒,还是留下满地狼藉,奥黛尔西都成了教会绕不过去的坎儿。

    要么借此浴火重生,要么借此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哈哈哈。

    弗兰克越想越觉得有趣:“继续,继续!”

    “加西亚,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留着落腮红胡子的加西亚始终闭目养神,面色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他脊背挺拔,落在满身颓丧蔫哒哒的圣教团前方,更加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“赞美真理。”

    “赞美秩序。”

    加西亚缓缓站起身,他念诵祈祷词,红衣主教团各个惭愧,跟着低声念诵:“赞美真理,赞美秩序。”

    “加西亚阁下,请指教。”奥黛尔西曾受过加西亚魔法上的指点,对这位堪称天才的枢机主教非常尊敬。

    灵光圣子翘着二郎腿凑到温兰朵身边儿,温兰朵表情不负最初的闲适淡漠,隐隐有些发青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比不上人家。瞧瞧瞧瞧,你们俩真是天差地别啊。”

    灵光圣子看热闹不嫌事儿大:“圣光教皇冕下收她,不收你,太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温兰朵冷笑,薄唇挤出一丝冷笑:“你这么有能耐,你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行,我就是个镀金的圣子而已。”灵光圣子笑嘻嘻:“而且,我已经打算参与改革派了。”

    他拍了拍自己胸口,灵光一闪,温兰朵隐约看见了一本书的封皮,眼眸瞪大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疯了?!”

    “奥黛尔西一定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她死她的,我改我的。”灵光圣子不在意。

    奥黛尔西要是死不成,他还不会参与改革派呢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干嘛要把这事儿跟我说?”温兰朵突然警惕。

    灵光圣子笑容灿烂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她死也不可能同意并且加入奥黛尔西的学说,那更会让她低奥黛尔西一头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温兰朵眸光黯淡,望着跟加西亚阁下唇枪舌剑辩论的奥黛尔西,眼眸再次黯淡,无名火气从心底腾起。

    她紧紧握住了拳头。

    ——又失败了。

    一次次败给奥黛尔西,本以为她犯下弥天大错,自己能够做的比她更好,成为比最出色的圣女。

    但是,奥黛尔西居然把一条众生嘲笑鄙夷的路走成了通天大道。

    是的,通天大道。

    温兰朵看过《新神学理论》,即便她不想承认,可是其中许多教会改进措施的确适用于现在的教会。

    特别是圣光教会。

    奥黛尔西注定要死。

    她会成为陨落的流星,通天大道却不会因此崩溃。

    她不论死活都是新神学理论、新神学学说的创始人。

    温兰朵甚至有种预感,奥黛尔西会成为日后教会供奉的圣徒。

    通天大道,没人会看不到她的闪光点。

    她是贵族,并不在意,可总有人在意。

    温兰朵这般想着,看奥黛尔西目光更加复杂。

    既有痛恨,又隐隐含着悲悯可怜。

    蝼蚁偷生,奥黛尔西写出了那样的神学理论,就必须要死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她宁愿自己安安分分,过平缓舒适的日子。

    历经十年苦难波折,历经人情冷暖,刚走上巅峰,然要面临死亡的结局。

    这样的风光,温兰朵不想要。

    奥黛尔西跟加西亚的辩论以致白热化,加西亚话语中正平和。

    他与刚才咄咄逼人的红衣主教们截然不同,奥黛尔西的回应也同样淡定从容。

    两人话语简短质朴,不曾有丁点儿废话,但字字珠玑,蕴含神学至理。

    甚至不仅有单纯的教义,加西亚的诉说里囊括了魔法和天文地理。

    奥黛尔西一一回答,知识之博学广阔,完全不比加西亚差。

    甚至因为得到了禁忌知识的补充,因为过去十年的经历,奥黛尔西的讲述还比加西亚更真实质朴,更能打动人心。

    连弗兰克都听得入了神,跟随着奥黛尔西的思路一点点延展思维。

    “平民卑贱,贵族高贵。谁说的?贵族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圣光下众生平等,而众生却将自己的同胞分为三六九等,剥削、杀戮、折磨,压迫……我见过贵族,见过平民。我见过高贵的、见过卑贱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人,他们只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来独立,生来平等,生来自由,生来高贵!这是神赋予的权力,是人最基本的权利。没有凡人拥有剥夺他们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“人权,不跟神权相违背,更不是对神的亵渎,没有侵犯了神的领域。”

    “加西亚阁下,您该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声音充满力量,字字句句掷地有声,她一步步走到了加西亚面前。

    分明比加西亚矮许多,只到魁梧男人的肩膀,却更显身姿挺拔。

    加西亚因为她的言语,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教会想掌控帝国,教会想要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加西亚熟读圣典教义,他更明白三六九等是教会和帝国贵族权衡利弊下的统一战线。

    是愚民的策略,是使主的信徒沦为羔羊的话术。

    加西亚是真理信徒,是枢机主教,他只信奉真实,只遵循秩序。

    他不会撒谎,更不能撒谎,不能在千万人面前违心地扭曲真实。

    奥黛尔西问得太刁钻。

    他能用虚假的话,用所谓神明高贵搪塞。

    可此刻广场上是各大势力,是隐藏的古老组织,是魔法学院德高望重的老教授,是成百上千的魔法师和学生。

    加西亚无法违心。

    他双手收拢,轻轻叹了口气,后退一步,戴上兜帽:“赞美真理,赞美秩序。”

    “奥黛尔西,你是真正具有大慈悲和怜悯心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正的圣光教徒,你遵循了圣光的古老教诲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话,我无法反驳。”因为□□同样有类似人生而平等的教诲与言论。

    加西亚深深地凝望着面前与十年前相差无几的面庞,因为神态的变化,而有了翻天覆地的气质改变。

    奥代尔西在加西亚眼里依旧是个年轻气盛的后辈,还是个未长大有些天真的晚辈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理想是平等,是自由,是真正的秩序,是真正的完美。但世间没有一切完美之事,不会事事随从你心,你讲事物的最完美的状态,幻想完美的变化和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完美就意味着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世上没有完美的事,加西亚阁下。”奥黛尔西直视着加西亚深邃的眼,“所以。我们更要做,努力地做。”

    “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”奥黛尔西讲出了起源星辰的话,加西亚闻言一愣,细细琢磨着这句话后,露出了浅淡的笑:“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的新神学理论以人权为基础,以信徒为基准。

    现场诉说的辩论词是已经流传甚广的新神学理论的补充,更加饱满完整,没有大的残缺。

    当加西亚此话落下,整个广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,能听到人们的呼吸声,好似形成了风,形成有节奏的鼓点。

    弗兰克完全掩饰不住脸上的灿烂笑容。

    他很欣赏奥黛尔西这个年轻人,欣赏她的进取精神,欣赏她的胆大包天,也欣赏她历经艰辛苦楚依旧不改的初心。

    “奥黛尔西,你有一颗金子般的心。”加西亚叹息着,声音落在风中,几乎无人听见。

    “奥黛尔西阁下,我还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用能力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钦佩,已经足够被敬称。

    起身的老者穿着画有时间漏斗的长袍:“在艾维娜文明后,无人能脱离教会释放神术,您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老者的询问语气非常客气,甚至用了敬称。

    “因为,我得到了圣光的指引。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目光对上老者,干脆利落回答。

    心想着,看来托儿用不着了。

    多伦得化身青年,正翘着二郎腿,叼着野草,一副看热闹的模样,很是悠闲。

    “圣光的指引?”老者语气带着三分疑惑。

    奥黛尔西的回答引起了轩然大波,温兰朵豁然起身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背叛圣教,被逐出教会,不可能再得到圣光的庇佑!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并不理会温兰朵幼稚的叫嚷。

    她没有心情跟小孩子争强好胜。

    她微微抬起手,璀璨银色光辉慢慢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从一点凝聚在掌心,慢慢变为太阳般炽热的光球,悬挂在众人头顶,几乎成了第二个太阳。

    “您是观察者,应该知道神的全柄,神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赞美时间。”老者:“据古老文明手札记载,大陆最初的神灵创造了魔法元素,形成了我们能够掌握的力量,祂们是力量的源头,是一切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笑了起来,他继续举起双手,手臂慢慢举过头顶:“我从未背叛圣光,我只是受到圣光指引,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我去寻找新的圣光之路,寻找救赎教会,改变未来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四神沉睡,他们在神国之中。如今掌控教会乃是伪神,它垄断信仰,意图晋升为真神。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头顶的烈阳将她照得恍如神人,飘渺的圣洁话音从高举的烈阳之中传递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磅礴的、炽烈的、却又温和不伤人的、完全圣洁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一抹炽烈圣洁的光辉从雷琼半岛上空爆开,刹那间,好似是金色幕布遮盖住米夫尔大陆。

    切断原本蔚蓝的天空和飘渺的白云,只留下一幅璀璨的金色图画。

    “诸位冕下,伪神将至。”奥黛尔西清透的声音好似浪涛袭卷,传遍了整个大陆。

    在田间耕作的平民、瘦骨嶙峋的农奴、玩笑热闹参加宴会的贵族不约而同抬起了头,听见了堪称渎神的大逆不道言语。

    “四神沉睡,伪神截流信仰,意图吞噬规则。”

    有很多人听不懂的话,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莫利安六世站在圣堂内,面前矗立着圣光神像。

    圣光神像圣洁美力,身上流转着圣光神辉,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莫利安六世轻轻叹了口气,枢机主教团匆匆奔进来,个个表情凝重,几乎是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“冕下!”

    “唉,”莫利安六市依旧凝望着庞大的圣光雕像,他踏前一步,身体内走出了第二个莫利安六世。

    踏出来的是个青年,眼眸深邃。

    他再一次踏前一步,少年莫利安六世走到了雕像前方。

    “赞美主。”

    “赞美圣光。”

    身着红袍的枢机主教团六人福身行礼,表情肃穆凝重:“赞美圣光。”

    他们齐齐出手,庞大的魔法光轮环绕住圣堂。

    属于光的魔法元素迅速凝结成规则锁链,一条又一条绕向分化成六人的莫利安六世,信仰之光更是闪烁个不停。

    无人讲话。

    枢机主教团六人呼吸粗重,牧师长袍被汗水浸透。

    难得的机会,难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奥黛尔西的神术居然切断了神对大陆的掌控。

    德鲁伊圣堂飞出身着白衣的德鲁伊大牧首,他生着尖尖的精灵耳朵,背后透明的双翅震动。

    他面沉如水,十分震怒。

    “奥黛尔西胆大包天,竟敢口出渎神之语,当诛!”

    “当诛。”

    “当诛。”

    “当诛。”

    三道不同的声线从四大教会圣堂前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渎神者奥黛尔西,当受火刑。”

    “审判者们,去,将她带回来。”莫利安六世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疲惫和冷冽:“奥黛尔西是我圣光教会判徒,要在另外三大教会之前赶到,活捉她,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成,当场格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大陆风声鹤唳,四大教会教皇牧首因为奥黛尔西的渎神言论暴怒,无人讲话。

    各个城市街道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,脑海回荡着奥黛尔西审判般的肯定话语。

    好似魔鬼的引诱。

    “死神沉睡,伪神上位。”

    奥黛尔西不为四大教会出动的审判团而恐惧。

    声音还在源源不断的传荡过来,开启伴随一道道璀璨光华,一幕幕属于不同魔法文明的投影。

    “第一季,苏美尔文明,亡于伪神之灾。”

    一幕幕震荡人心的战斗画面恍如真实,呈现在大陆人面前。

    不论是平民还是贵族,上至国王,下至贩夫走卒都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璀璨的魔法光辉震荡天地,他们这一季极少出现的传奇魔法师足有上百位。

    恐怖魔法阵拴住了隐藏在浓雾中的庞大身影。

    即便是隔着光目,隔着岁月,都在传荡着那身影的强大和高位格。

    “苏美尔人,不臣服于伪神!”

    “伪神,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战场上。士兵大片大片倒下,魔法师军团打出一团团璀璨的光辉,战士们的喊杀声呼啸天地。

    那种存于血脉之中,永不臣服的血气和勇敢,直直烙印在了围观者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畜生,老子宰了你!你踏进大陆一次,我就剁你一只爪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虎落平阳被犬欺!”

    “畜生也敢在米夫尔嚣张!”

    “此地,乃是伟大存在曾经休眠之地。我等是神眷者的后代,岂能被你这畜生控制!”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一次次魔法文明的战斗,从最初能直面战斗到慢慢没落,还没明白事情真相就彻底弥散在历史的海洋里。

    残酷的历史面前,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脑海中只有那一道道高大的、永不言弃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们在挥舞着法杖,挥舞着长刀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的祖先,是他们的起源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吗?”迷茫的眼神、迷茫的人群,迷茫地站着,不知所措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