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小说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其他类型 >穿成年代文女配的自私弟弟 > 第94章 第 94 章

第94章 第 94 章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
大力推荐:免费看免费漫画,点我在线观看

    秦诗手里抱着三本书, 粗黑的辫子乖巧地垂在两肩,她站在楼梯口往街口看。

    原本新建的图书室就离闹区远,远处路口许久不见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青年踩着自行车而来, “秦同志。”

    秦诗眼睛一弯, 踩着楼梯下来, “我找到一本高中数学书一本语文书,还有一本练习册, 你看看是不是你要的?”

    陆秦蹬下脚撑,走过来从她手中接过来课本,正面是两个黑色的粗体‘数学’二字,他打开看了眼,“是这个,谢谢秦同志了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内容,熟悉的图片。上辈子坐在高中教室里学习的场景仿如隔世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不过这书因为用来垫桌角, 好几处显黄, 你也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秦诗指了指。

    陆秦方才就看见了, 他三两下把书收到单肩包里, “不碍事, 能看就成, 麻烦秦同志你找这些书了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得感谢她, 他花了两天时间在县城晃了一圈都没找到像模像样的书。由此可见, ‘知识’这玩意是真的不被推崇。

    秦诗说了句不用客气, 她扯着自己的辫子, 实在好奇, “你是给谁找的书?高中数学相对而言有些复杂, 如果自己看的话,可能会有很多地方不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她当时课上听了,下课后花了些时间,才把某些知识点彻底吃透。

    陆秦哪能听不出来她的意思,他笑着露出口白牙,“是我自己看的,你放心吧秦同志,我能看懂这些书。”

    可不仅仅是看懂,刚才那一眼,有关知识的记忆一下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秦诗自己本来就爱看书,也没提类似‘不高考,看书无用’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又唠了两句就分开了。

    陆秦浑身就透露着一种‘我在忙碌’的感觉。

    足足旷了两天,包括周末一天,到了新的一周,他的身影又出现在了教室窗口。

    班上的人终于发现他又出现了,互相使了个眼色。追了几回没追到,他们的好奇心完全到达了顶点。

    这小子脚底有轮子似的,跑得简直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台上的老师,高伟民不经意往窗口看了一眼,男同志一如既往的姿势,认真听他讲课。他内心波动的幅度比上回大了些,但还是很快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喂,你跑什么啊?”

    今天课后,以向东同学打头的几位男同学终于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有人话里带刺,“地里的活没干完?天天跑那么快?”

    一旁的人仔细打量眼前的青年,犹豫了一下,近距离后的想法是,干活还能长这么白?

    青年停下来,怀里抱着他的笔记本,“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:呦,还挺有礼貌的。

    高伟民收拾好课本,拿着空粉笔盒从教室里出来,一抬头便看见远处被围着的男同志,他脚步顿在那,见不太像找茬的样子,步伐迟疑了一下还是离开了。

    陆秦不经意收回视线,先应付眼前这群小子。他要是不刻意减慢速度,他们还真追不上他。

    他们上上上下下打量着他,怎么看都不像是地里刨食的。

    陆秦先行出声,眼中闪过一丝‘羡慕’,“几位同学,你们有事要找我吗?我赶时间得忙。”

    他还得赶去上班呢。往常这个时间段该做的事,他昨晚就补完了,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。幸好有孔东东陪他遭罪。

    众人收到他羡慕的目光,心中舒坦,以为他回答了他们先前那个问题,忙着回去干活,心想身上穿的衣服怕不是家里最好的那件。

    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几位同学好,我叫陆秦。”青年很是礼貌,面上还有种赶时间的着急。

    向东看到他手里的笔记本,想到课上笔尖摩擦纸张是声音,他说了句借他本子看看,“行吗?”

    青年能不答应吗?

    “我就是,随便写写的。”才怪。

    陆秦学孔东东的样子,不得不说,还是挺管用的。

    至少向东同学翻开笔记本后,看到一手好字,也没为难他,就这么合上了。

    围着他问了一圈问题,那些人才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字写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又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了一眼,他记得笔记都十分准确。”班里到底有人听课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还不是跟其它人一样啊,得回去干活,书上又不教你怎么种地,学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高伟民提着半盒粉笔,就听到他们在谈论,他打开本子,“好了,保持安静,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九月份,天气适宜。

    开学过了一段时间,陆秦有空就来听课,跟他们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一天,在他们习惯他的存在后,陆秦主动加强进攻了。

    高伟民看着他递过来的课本,“老师好,我能问一下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想到往常这个时候,他就跑了。高伟民回忆班上的同学说的,这同志要回去干农活。

    “哪个?”原本不想理的,但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青年从包里拿出课本,指了指上面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陆同志打算初露锋芒展现好学的态度了。他问的是高伟民课上没有讲过的内容。

    高伟民动作一顿,首先注意到的是这本书,外面还裹了一层书皮,然后才注意到内容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那根磨得光滑的铅笔,“这句话是这样,又要忘却又要纪念,所谓“忘却”就是要“摆脱”悲哀的重压,即不能光用悲痛来“记念”死者,而应该用别样的方式:化悲痛为力量,以战斗来“记念”死者……”

    高伟民一个恍惚之间,像是回到以前,有好学的学生来问问题,学生跟老师间也不是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老师我懂了。”领悟能力还挺快的。

    “陆秦,你还真是过来学习的啊?地里的活不干了?”

    门口,守着的人好奇问他,也不顾里面的老师能不能听到。学生的态度怎么样,老师心里都有数。

    陆秦抿唇笑,眼中再次闪过羡慕情绪,“嗯,我是想学习,毕竟学无止境,我有很多知识不懂,我还是比较羡慕你们的,可以坐在教室里听课,我也很想成为你们,可以有个从高中毕业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问话的同学一时止住了,抬头就看见他眼中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也没办法啊,他们天天待学校上课的,后面才能领证毕业。

    陆秦当然知道现在是不能,他是为了两年后的应届生身份好不,但谁让原身是个初中生。

    虽然招生对象里面有工人农民,他已经符合这一条件,可以报考了。

    但多拿个证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办公室,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坐在一起,经由早些年的事,大部分失了奋斗的意志。

    青年咬字清晰,他们脑中出现青年一脸羡慕的样子。刚才青年进办公室,他们可都看见了青年的长相。

    不知谁感叹了一句,“学生不爱学习,不是学生反倒爱学习了。”

    学生人坐在那,心思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,陆秦趴窗口的动作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,就没见过这么好学的。青年很是礼貌,面上还有种赶时间的着急。

    向东看到他手里的笔记本,想到课上笔尖摩擦纸张是声音,他说了句借他本子看看,“行吗?”

    青年能不答应吗?

    “我就是,随便写写的。”才怪。

    陆秦学孔东东的样子,不得不说,还是挺管用的。

    至少向东同学翻开笔记本后,看到一手好字,也没为难他,就这么合上了。

    围着他问了一圈问题,那些人才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字写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又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了一眼,他记得笔记都十分准确。”班里到底有人听课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还不是跟其它人一样啊,得回去干活,书上又不教你怎么种地,学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高伟民提着半盒粉笔,就听到他们在谈论,他打开本子,“好了,保持安静,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九月份,天气适宜。

    开学过了一段时间,陆秦有空就来听课,跟他们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一天,在他们习惯他的存在后,陆秦主动加强进攻了。

    高伟民看着他递过来的课本,“老师好,我能问一下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想到往常这个时候,他就跑了。高伟民回忆班上的同学说的,这同志要回去干农活。

    “哪个?”原本不想理的,但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青年从包里拿出课本,指了指上面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陆同志打算初露锋芒展现好学的态度了。他问的是高伟民课上没有讲过的内容。

    高伟民动作一顿,首先注意到的是这本书,外面还裹了一层书皮,然后才注意到内容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那根磨得光滑的铅笔,“这句话是这样,又要忘却又要纪念,所谓“忘却”就是要“摆脱”悲哀的重压,即不能光用悲痛来“记念”死者,而应该用别样的方式:化悲痛为力量,以战斗来“记念”死者……”

    高伟民一个恍惚之间,像是回到以前,有好学的学生来问问题,学生跟老师间也不是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老师我懂了。”领悟能力还挺快的。

    “陆秦,你还真是过来学习的啊?地里的活不干了?”

    门口,守着的人好奇问他,也不顾里面的老师能不能听到。学生的态度怎么样,老师心里都有数。

    陆秦抿唇笑,眼中再次闪过羡慕情绪,“嗯,我是想学习,毕竟学无止境,我有很多知识不懂,我还是比较羡慕你们的,可以坐在教室里听课,我也很想成为你们,可以有个从高中毕业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问话的同学一时止住了,抬头就看见他眼中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也没办法啊,他们天天待学校上课的,后面才能领证毕业。

    陆秦当然知道现在是不能,他是为了两年后的应届生身份好不,但谁让原身是个初中生。

    虽然招生对象里面有工人农民,他已经符合这一条件,可以报考了。

    但多拿个证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办公室,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坐在一起,经由早些年的事,大部分失了奋斗的意志。

    青年咬字清晰,他们脑中出现青年一脸羡慕的样子。刚才青年进办公室,他们可都看见了青年的长相。

    不知谁感叹了一句,“学生不爱学习,不是学生反倒爱学习了。”

    学生人坐在那,心思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,陆秦趴窗口的动作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,就没见过这么好学的。青年很是礼貌,面上还有种赶时间的着急。

    向东看到他手里的笔记本,想到课上笔尖摩擦纸张是声音,他说了句借他本子看看,“行吗?”

    青年能不答应吗?

    “我就是,随便写写的。”才怪。

    陆秦学孔东东的样子,不得不说,还是挺管用的。

    至少向东同学翻开笔记本后,看到一手好字,也没为难他,就这么合上了。

    围着他问了一圈问题,那些人才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字写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又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了一眼,他记得笔记都十分准确。”班里到底有人听课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还不是跟其它人一样啊,得回去干活,书上又不教你怎么种地,学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高伟民提着半盒粉笔,就听到他们在谈论,他打开本子,“好了,保持安静,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九月份,天气适宜。

    开学过了一段时间,陆秦有空就来听课,跟他们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一天,在他们习惯他的存在后,陆秦主动加强进攻了。

    高伟民看着他递过来的课本,“老师好,我能问一下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想到往常这个时候,他就跑了。高伟民回忆班上的同学说的,这同志要回去干农活。

    “哪个?”原本不想理的,但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青年从包里拿出课本,指了指上面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陆同志打算初露锋芒展现好学的态度了。他问的是高伟民课上没有讲过的内容。

    高伟民动作一顿,首先注意到的是这本书,外面还裹了一层书皮,然后才注意到内容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那根磨得光滑的铅笔,“这句话是这样,又要忘却又要纪念,所谓“忘却”就是要“摆脱”悲哀的重压,即不能光用悲痛来“记念”死者,而应该用别样的方式:化悲痛为力量,以战斗来“记念”死者……”

    高伟民一个恍惚之间,像是回到以前,有好学的学生来问问题,学生跟老师间也不是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老师我懂了。”领悟能力还挺快的。

    “陆秦,你还真是过来学习的啊?地里的活不干了?”

    门口,守着的人好奇问他,也不顾里面的老师能不能听到。学生的态度怎么样,老师心里都有数。

    陆秦抿唇笑,眼中再次闪过羡慕情绪,“嗯,我是想学习,毕竟学无止境,我有很多知识不懂,我还是比较羡慕你们的,可以坐在教室里听课,我也很想成为你们,可以有个从高中毕业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问话的同学一时止住了,抬头就看见他眼中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也没办法啊,他们天天待学校上课的,后面才能领证毕业。

    陆秦当然知道现在是不能,他是为了两年后的应届生身份好不,但谁让原身是个初中生。

    虽然招生对象里面有工人农民,他已经符合这一条件,可以报考了。

    但多拿个证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办公室,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坐在一起,经由早些年的事,大部分失了奋斗的意志。

    青年咬字清晰,他们脑中出现青年一脸羡慕的样子。刚才青年进办公室,他们可都看见了青年的长相。

    不知谁感叹了一句,“学生不爱学习,不是学生反倒爱学习了。”

    学生人坐在那,心思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,陆秦趴窗口的动作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,就没见过这么好学的。青年很是礼貌,面上还有种赶时间的着急。

    向东看到他手里的笔记本,想到课上笔尖摩擦纸张是声音,他说了句借他本子看看,“行吗?”

    青年能不答应吗?

    “我就是,随便写写的。”才怪。

    陆秦学孔东东的样子,不得不说,还是挺管用的。

    至少向东同学翻开笔记本后,看到一手好字,也没为难他,就这么合上了。

    围着他问了一圈问题,那些人才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字写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又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了一眼,他记得笔记都十分准确。”班里到底有人听课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还不是跟其它人一样啊,得回去干活,书上又不教你怎么种地,学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高伟民提着半盒粉笔,就听到他们在谈论,他打开本子,“好了,保持安静,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九月份,天气适宜。

    开学过了一段时间,陆秦有空就来听课,跟他们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一天,在他们习惯他的存在后,陆秦主动加强进攻了。

    高伟民看着他递过来的课本,“老师好,我能问一下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想到往常这个时候,他就跑了。高伟民回忆班上的同学说的,这同志要回去干农活。

    “哪个?”原本不想理的,但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青年从包里拿出课本,指了指上面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陆同志打算初露锋芒展现好学的态度了。他问的是高伟民课上没有讲过的内容。

    高伟民动作一顿,首先注意到的是这本书,外面还裹了一层书皮,然后才注意到内容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那根磨得光滑的铅笔,“这句话是这样,又要忘却又要纪念,所谓“忘却”就是要“摆脱”悲哀的重压,即不能光用悲痛来“记念”死者,而应该用别样的方式:化悲痛为力量,以战斗来“记念”死者……”

    高伟民一个恍惚之间,像是回到以前,有好学的学生来问问题,学生跟老师间也不是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老师我懂了。”领悟能力还挺快的。

    “陆秦,你还真是过来学习的啊?地里的活不干了?”

    门口,守着的人好奇问他,也不顾里面的老师能不能听到。学生的态度怎么样,老师心里都有数。

    陆秦抿唇笑,眼中再次闪过羡慕情绪,“嗯,我是想学习,毕竟学无止境,我有很多知识不懂,我还是比较羡慕你们的,可以坐在教室里听课,我也很想成为你们,可以有个从高中毕业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问话的同学一时止住了,抬头就看见他眼中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也没办法啊,他们天天待学校上课的,后面才能领证毕业。

    陆秦当然知道现在是不能,他是为了两年后的应届生身份好不,但谁让原身是个初中生。

    虽然招生对象里面有工人农民,他已经符合这一条件,可以报考了。

    但多拿个证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办公室,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坐在一起,经由早些年的事,大部分失了奋斗的意志。

    青年咬字清晰,他们脑中出现青年一脸羡慕的样子。刚才青年进办公室,他们可都看见了青年的长相。

    不知谁感叹了一句,“学生不爱学习,不是学生反倒爱学习了。”

    学生人坐在那,心思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,陆秦趴窗口的动作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,就没见过这么好学的。青年很是礼貌,面上还有种赶时间的着急。

    向东看到他手里的笔记本,想到课上笔尖摩擦纸张是声音,他说了句借他本子看看,“行吗?”

    青年能不答应吗?

    “我就是,随便写写的。”才怪。

    陆秦学孔东东的样子,不得不说,还是挺管用的。

    至少向东同学翻开笔记本后,看到一手好字,也没为难他,就这么合上了。

    围着他问了一圈问题,那些人才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字写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又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了一眼,他记得笔记都十分准确。”班里到底有人听课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还不是跟其它人一样啊,得回去干活,书上又不教你怎么种地,学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高伟民提着半盒粉笔,就听到他们在谈论,他打开本子,“好了,保持安静,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九月份,天气适宜。

    开学过了一段时间,陆秦有空就来听课,跟他们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一天,在他们习惯他的存在后,陆秦主动加强进攻了。

    高伟民看着他递过来的课本,“老师好,我能问一下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想到往常这个时候,他就跑了。高伟民回忆班上的同学说的,这同志要回去干农活。

    “哪个?”原本不想理的,但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青年从包里拿出课本,指了指上面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陆同志打算初露锋芒展现好学的态度了。他问的是高伟民课上没有讲过的内容。

    高伟民动作一顿,首先注意到的是这本书,外面还裹了一层书皮,然后才注意到内容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那根磨得光滑的铅笔,“这句话是这样,又要忘却又要纪念,所谓“忘却”就是要“摆脱”悲哀的重压,即不能光用悲痛来“记念”死者,而应该用别样的方式:化悲痛为力量,以战斗来“记念”死者……”

    高伟民一个恍惚之间,像是回到以前,有好学的学生来问问题,学生跟老师间也不是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老师我懂了。”领悟能力还挺快的。

    “陆秦,你还真是过来学习的啊?地里的活不干了?”

    门口,守着的人好奇问他,也不顾里面的老师能不能听到。学生的态度怎么样,老师心里都有数。

    陆秦抿唇笑,眼中再次闪过羡慕情绪,“嗯,我是想学习,毕竟学无止境,我有很多知识不懂,我还是比较羡慕你们的,可以坐在教室里听课,我也很想成为你们,可以有个从高中毕业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问话的同学一时止住了,抬头就看见他眼中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也没办法啊,他们天天待学校上课的,后面才能领证毕业。

    陆秦当然知道现在是不能,他是为了两年后的应届生身份好不,但谁让原身是个初中生。

    虽然招生对象里面有工人农民,他已经符合这一条件,可以报考了。

    但多拿个证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办公室,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坐在一起,经由早些年的事,大部分失了奋斗的意志。

    青年咬字清晰,他们脑中出现青年一脸羡慕的样子。刚才青年进办公室,他们可都看见了青年的长相。

    不知谁感叹了一句,“学生不爱学习,不是学生反倒爱学习了。”

    学生人坐在那,心思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,陆秦趴窗口的动作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,就没见过这么好学的。青年很是礼貌,面上还有种赶时间的着急。

    向东看到他手里的笔记本,想到课上笔尖摩擦纸张是声音,他说了句借他本子看看,“行吗?”

    青年能不答应吗?

    “我就是,随便写写的。”才怪。

    陆秦学孔东东的样子,不得不说,还是挺管用的。

    至少向东同学翻开笔记本后,看到一手好字,也没为难他,就这么合上了。

    围着他问了一圈问题,那些人才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字写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又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了一眼,他记得笔记都十分准确。”班里到底有人听课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还不是跟其它人一样啊,得回去干活,书上又不教你怎么种地,学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高伟民提着半盒粉笔,就听到他们在谈论,他打开本子,“好了,保持安静,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九月份,天气适宜。

    开学过了一段时间,陆秦有空就来听课,跟他们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一天,在他们习惯他的存在后,陆秦主动加强进攻了。

    高伟民看着他递过来的课本,“老师好,我能问一下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想到往常这个时候,他就跑了。高伟民回忆班上的同学说的,这同志要回去干农活。

    “哪个?”原本不想理的,但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青年从包里拿出课本,指了指上面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陆同志打算初露锋芒展现好学的态度了。他问的是高伟民课上没有讲过的内容。

    高伟民动作一顿,首先注意到的是这本书,外面还裹了一层书皮,然后才注意到内容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那根磨得光滑的铅笔,“这句话是这样,又要忘却又要纪念,所谓“忘却”就是要“摆脱”悲哀的重压,即不能光用悲痛来“记念”死者,而应该用别样的方式:化悲痛为力量,以战斗来“记念”死者……”

    高伟民一个恍惚之间,像是回到以前,有好学的学生来问问题,学生跟老师间也不是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老师我懂了。”领悟能力还挺快的。

    “陆秦,你还真是过来学习的啊?地里的活不干了?”

    门口,守着的人好奇问他,也不顾里面的老师能不能听到。学生的态度怎么样,老师心里都有数。

    陆秦抿唇笑,眼中再次闪过羡慕情绪,“嗯,我是想学习,毕竟学无止境,我有很多知识不懂,我还是比较羡慕你们的,可以坐在教室里听课,我也很想成为你们,可以有个从高中毕业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问话的同学一时止住了,抬头就看见他眼中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也没办法啊,他们天天待学校上课的,后面才能领证毕业。

    陆秦当然知道现在是不能,他是为了两年后的应届生身份好不,但谁让原身是个初中生。

    虽然招生对象里面有工人农民,他已经符合这一条件,可以报考了。

    但多拿个证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办公室,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坐在一起,经由早些年的事,大部分失了奋斗的意志。

    青年咬字清晰,他们脑中出现青年一脸羡慕的样子。刚才青年进办公室,他们可都看见了青年的长相。

    不知谁感叹了一句,“学生不爱学习,不是学生反倒爱学习了。”

    学生人坐在那,心思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,陆秦趴窗口的动作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,就没见过这么好学的。青年很是礼貌,面上还有种赶时间的着急。

    向东看到他手里的笔记本,想到课上笔尖摩擦纸张是声音,他说了句借他本子看看,“行吗?”

    青年能不答应吗?

    “我就是,随便写写的。”才怪。

    陆秦学孔东东的样子,不得不说,还是挺管用的。

    至少向东同学翻开笔记本后,看到一手好字,也没为难他,就这么合上了。

    围着他问了一圈问题,那些人才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字写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又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了一眼,他记得笔记都十分准确。”班里到底有人听课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还不是跟其它人一样啊,得回去干活,书上又不教你怎么种地,学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高伟民提着半盒粉笔,就听到他们在谈论,他打开本子,“好了,保持安静,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九月份,天气适宜。

    开学过了一段时间,陆秦有空就来听课,跟他们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一天,在他们习惯他的存在后,陆秦主动加强进攻了。

    高伟民看着他递过来的课本,“老师好,我能问一下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想到往常这个时候,他就跑了。高伟民回忆班上的同学说的,这同志要回去干农活。

    “哪个?”原本不想理的,但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青年从包里拿出课本,指了指上面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陆同志打算初露锋芒展现好学的态度了。他问的是高伟民课上没有讲过的内容。

    高伟民动作一顿,首先注意到的是这本书,外面还裹了一层书皮,然后才注意到内容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那根磨得光滑的铅笔,“这句话是这样,又要忘却又要纪念,所谓“忘却”就是要“摆脱”悲哀的重压,即不能光用悲痛来“记念”死者,而应该用别样的方式:化悲痛为力量,以战斗来“记念”死者……”

    高伟民一个恍惚之间,像是回到以前,有好学的学生来问问题,学生跟老师间也不是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老师我懂了。”领悟能力还挺快的。

    “陆秦,你还真是过来学习的啊?地里的活不干了?”

    门口,守着的人好奇问他,也不顾里面的老师能不能听到。学生的态度怎么样,老师心里都有数。

    陆秦抿唇笑,眼中再次闪过羡慕情绪,“嗯,我是想学习,毕竟学无止境,我有很多知识不懂,我还是比较羡慕你们的,可以坐在教室里听课,我也很想成为你们,可以有个从高中毕业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问话的同学一时止住了,抬头就看见他眼中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也没办法啊,他们天天待学校上课的,后面才能领证毕业。

    陆秦当然知道现在是不能,他是为了两年后的应届生身份好不,但谁让原身是个初中生。

    虽然招生对象里面有工人农民,他已经符合这一条件,可以报考了。

    但多拿个证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办公室,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坐在一起,经由早些年的事,大部分失了奋斗的意志。

    青年咬字清晰,他们脑中出现青年一脸羡慕的样子。刚才青年进办公室,他们可都看见了青年的长相。

    不知谁感叹了一句,“学生不爱学习,不是学生反倒爱学习了。”

    学生人坐在那,心思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,陆秦趴窗口的动作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,就没见过这么好学的。青年很是礼貌,面上还有种赶时间的着急。

    向东看到他手里的笔记本,想到课上笔尖摩擦纸张是声音,他说了句借他本子看看,“行吗?”

    青年能不答应吗?

    “我就是,随便写写的。”才怪。

    陆秦学孔东东的样子,不得不说,还是挺管用的。

    至少向东同学翻开笔记本后,看到一手好字,也没为难他,就这么合上了。

    围着他问了一圈问题,那些人才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字写得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又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了一眼,他记得笔记都十分准确。”班里到底有人听课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还不是跟其它人一样啊,得回去干活,书上又不教你怎么种地,学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高伟民提着半盒粉笔,就听到他们在谈论,他打开本子,“好了,保持安静,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九月份,天气适宜。

    开学过了一段时间,陆秦有空就来听课,跟他们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一天,在他们习惯他的存在后,陆秦主动加强进攻了。

    高伟民看着他递过来的课本,“老师好,我能问一下这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想到往常这个时候,他就跑了。高伟民回忆班上的同学说的,这同志要回去干农活。

    “哪个?”原本不想理的,但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只见眼前青年从包里拿出课本,指了指上面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陆同志打算初露锋芒展现好学的态度了。他问的是高伟民课上没有讲过的内容。

    高伟民动作一顿,首先注意到的是这本书,外面还裹了一层书皮,然后才注意到内容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那根磨得光滑的铅笔,“这句话是这样,又要忘却又要纪念,所谓“忘却”就是要“摆脱”悲哀的重压,即不能光用悲痛来“记念”死者,而应该用别样的方式:化悲痛为力量,以战斗来“记念”死者……”

    高伟民一个恍惚之间,像是回到以前,有好学的学生来问问题,学生跟老师间也不是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老师我懂了。”领悟能力还挺快的。

    “陆秦,你还真是过来学习的啊?地里的活不干了?”

    门口,守着的人好奇问他,也不顾里面的老师能不能听到。学生的态度怎么样,老师心里都有数。

    陆秦抿唇笑,眼中再次闪过羡慕情绪,“嗯,我是想学习,毕竟学无止境,我有很多知识不懂,我还是比较羡慕你们的,可以坐在教室里听课,我也很想成为你们,可以有个从高中毕业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问话的同学一时止住了,抬头就看见他眼中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也没办法啊,他们天天待学校上课的,后面才能领证毕业。

    陆秦当然知道现在是不能,他是为了两年后的应届生身份好不,但谁让原身是个初中生。

    虽然招生对象里面有工人农民,他已经符合这一条件,可以报考了。

    但多拿个证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办公室,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师坐在一起,经由早些年的事,大部分失了奋斗的意志。

    青年咬字清晰,他们脑中出现青年一脸羡慕的样子。刚才青年进办公室,他们可都看见了青年的长相。

    不知谁感叹了一句,“学生不爱学习,不是学生反倒爱学习了。”

    学生人坐在那,心思都在外面。

    而这两天,陆秦趴窗口的动作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,就没见过这么好学的。

看免费漫画,点我在线观看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